时时彩正规平台

招生信息

招生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招生招聘 > 招生信息
[理论动态]产教如何才能水乳交融
2019-08-08 01:06:5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jshshin
[理论动态]产教如何才能水乳交融   

信息来源:《中国教育报》
  编者按:在高职院校全面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的过程中,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作为职教的“本色”日益凸显出重要性。一定程度上,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已经成为考量学校办学现代化水平和内涵发展最为核心的要素。但是,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在高职的办学和发展中都面临着诸多新问题,如理念层面的认知——“如何看”、方法层面的选择——“如何做”、质量层面的管理——“如何监控”等。由于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是一个多主体、价值诉求多向、关系形态多元的联合体,学校内力与社会外力交互错综复杂,只有各个分力相交的支点向心一致,合力效应才会最大。对于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很多高职院校都在进行着实践和探索,并总结出贴近院校实际的经验,职教周刊对此将持续关注,本期刊出的是来自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的实践案例。
  为了寻求学校的持续、快速发展,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多年来坚持不懈,在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方略上,有着自己的解读和做法。浙江工贸职院认为,当下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缺少的不是资金、不是合作的对象,所缺的是长效机制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怎样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浙江工贸职院探索并提出了政府主导的“向度”、高职教育的“高度”、协同育人的“深度”、社会服务的“宽度”的架构和方法。
  政府主导的“向度”
  相对于普通教育,高职教育的高技能人才培养是“落地”教育,这是职教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的根本职能所决定的。对此,浙江工贸职院党委书记何向荣教授深有感触,他以学校与温州市科技局(知识产权局)共建的知识产权服务园为例进行了剖析。
  “温州是一个创业型的智慧城市,技术更新和研发并不鲜见,但温州企业和商人因知识产权意识淡薄,为此交付的‘学费’是巨大的。学校急政府之所急,办企业之所需,主动自觉履行高校责任,搭建知识产权服务平台。”据何向荣介绍,温州知识产权服务园是集专利、商标、版权、人才培养为一体的一站式、综合性服务平台,业务涉及中介服务、维权援助、信息服务、展示交易、质押融资、人才培训等六大方面。目前,该园已成为温州市创建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城市的重点支撑项目。2013年,园区入驻企业15家,由中介机构促成的专利转让许可276件,交易额近500万元;商标转让许可316枚,交易额达600多万元。“知识产权温州讲堂”举办18期,培训4200余人次,同时开展专利管理专业技术任职资格考试并组织考前培训180多人,通过考试145人。“学校的主动作为,赢得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和政府的青睐,温州市政府近四年来对知识产权服务园特别投入专项资金900余万元,对园区的平台建设给予了大力支持。”
  知识产权意识是现代人必备的一种素质,这也是学院建园的初衷之一。为此,学院推出“专利法律知识”、“专利申请实务”等选修课程,并连续三年面向在校生开办“专利工程师”方向的培训班,既为社会培养了紧缺的相关人才,又为学生的就业增加了砝码。2013年9月,服务园又与温州科技局、高新区及上海大学合作建立全国高职院校首所温州知识产权学院,为各行各业培养知识产权保护应用型人才。
  高职院校办学必须遵循政府的“向度”,因为政府在地方职业教育中具有主导作用,如办学方向主导、政策主导、项目主导、资金主导等。温州知识产权服务园从公共服务平台到成功孵化全国第一所高职类知识产权学院表明,高职的内涵式发展必须与地方经济紧密联系,只有主动将发展的触角植入政府的战略规划之中,学校才能找到新的契机,从而有新的作为。
  高职教育的“高度”
  高职教育是我国高等教育领域的一种类型,其根本属性是既姓“高”又姓“职”。长期以来,因为高职院校的“出生”多是中专升格而来,在办学中对“高”与“职”的把控,强调向“职”行而忽视往“高”走的现象十分突出。浙江工贸职院的理念是“高”与“职”双馨,这种理念的体现,从学院科研中心的建设可见一斑——24个科研中心(院、所)和文化研究机构,其中市级以上的10个,多与政府职能部门或大院名校联办。
  一所高职院校拥有这么多研究院所实属少见。斥重金、花大力气建研究院所的初衷是什么?浙江工贸职院院长贺星岳教授分析认为:“高职院校的研究能力是学校教育综合能力的重要标尺,无论是创新驱动发展还是教育教学改革,研究是先导、是前提。建一个研究平台,等于开了一个学科领域的研究窗口,本身就是专业建设不可或缺的部分,对学校、对社会都大有裨益。”
  学院现代制造与材料技术中心的案例可以对此进行验证。该中心自2009年成立以来,着手两大改革。一是率先试行“专业托管制”人才培养方式改革:与工程技术、材料技术相关的专业课程教学,交由中心科研人员承担;托管学生自愿选择参与教师的科研项目,产学研结合。这项改革实施以来成效显著,几届托管学生就业率都是100%,学生在教师指导下申报并完成各类课题21项,发表论文11篇,申报专利4项并有2项获得授权。由于专业托管面逐年扩大,学校新增了材料系,交由中心管理。二是始终以温州市制造业企业为主要服务对象,开展金属材料关键技术研究、成果转化、节能降耗、检测试验、咨询和人才培养等服务,促进金属材料产业转型升级,发展低能耗、高效益、科技含量高的先进金属材料产业。仅2013年,该中心就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32项,其中包括两项专利技术转让,为27家企业分别提供测试分析和咨询服务,与企业共建研究中心3个,全年共获得资金资助75.5万元。
  以研促教促改,给学院带来不少“红利”,据统计,2013年学院科研院所获横向经费433.5万元,实验室及平台资助经费379万元;新授发明专利5项,授权实用新型专利245项,软件著作权33项。中华职教社李重庵教授考察学校后感叹,“浙江工贸职院的研究院所层次和成果,与本科院校比并不低”。
  协同育人的“深度”
  从教育视角出发,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开放形态只是方式和途径,其目的是协同育人,而长效的保障机制是市场机制下的教育链与产业链的融通,通过校企共同创造价值的利益驱动,形成学校、企业、社会协同育人的良性互动。
  浙江工贸职院的实践表明,产教融合的校企合作仍然是一种关系的、利益的合作,需要认真处理好公益性与市场性、服务性与效益性、合作性与竞争性的关系。因此,产教融合最核心的要素是生产性与教育性的融合,是“教学性产学流程”与“生产性学习流程”的“链系统”达成。浙江工贸职院所建立的“链系统”概括起来就是,在利益双赢、责任共担的前提下,集生产与教学、质量监控与评价为一体的教育流程,其内涵为校企一体办学、学产一体教学、学做一体学习,突出职业核心能力、岗位迁移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培养,推行毕业证、职业资格证、顶岗工作经验证并举,形成校企合作协同育人的“三三制”模式。
  目前,在浙江工贸职院创办的“浙江创意园”内名企汇聚,入驻的30余家企业借学院资本优势攻坚克难,总产值超亿元,经济效益增长速度连续多年保持在20%以上。而学院依托名企产业平台,在培训师资的同时,让更多的学生在真实的市场环境下体验创业和就业,培养专业化的职业情愫。在“园区化”的平台上,骨干教师兼任企业负责人、企业技术专家兼任相关专业课程教学或专业实习指导教师都已成常态化,“园区化”育人体系日趋成熟。更可喜的是,学院各二级院系在园区都创建了自己的创业就业实验中心,并实现产学进园区、理论课程教学进园区、教师进园区、学生进园区。正是这种不拘一格的开放办学形式,使园区内诸如专利工程师班、思珀广告人班、葡萄酒班等专业方向的订单班不断涌现,为学生的创业就业创造了良好条件。
  社会服务的“宽度”
  2013年年底,由浙江工贸职院教师郑央凡带领的师生团队创作完成的一幅宽4.4米、高3.8米的大型瓯塑壁画《雁荡秋色》,正式“入驻”北京人民大会堂浙江厅。在美术人才济济的浙江,浙江工贸职院能在人民大会堂浙江厅的标志壁画“海选”中胜出,绝非偶然。
  浙江工贸职院认为,高校的社会服务是没有专业边际的,社会所需就是学校所为。瓯塑瓯绣是温州独有的文化艺术,由于制作的手工化程度高、技艺成熟期长、作品的不可复制性强等原因,艺术传承后继乏人。为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学院专门招聘了瓯塑瓯绣大师,拨资金成立工作室,通过选修、讲座、作品展览等方式进行广泛推介,并开设专业培养人才。经过多年的培育,瓯塑瓯绣成为学院的品牌,在温州颇负盛名。
  社会服务的“宽度”,完全取决于学校主动担当社会责任的自觉。正是勇于为社会担当的自觉,使浙江工贸职院的发展轨迹中有许多表面上看似不合教育常理的事,如成立风险投资研究院、创办刘基文化研究所、举办世界女子地掷球锦标赛等。其实,学院的精明之处就是善于在不合常理中找到“合理”。温州民间资本雄厚,但社会投资市场变化多端,如何以科学的态度帮扶民企合理、理性地投资,帮助他们最大限度地减少投资风险,一所职业院校承担此项工作虽力量单薄,但社会确实迫切需要,许多行业企业都在期盼,因此学院与国内大院名校合作共建了服务平台,受到政府和社会的一致好评。而对于高职院校引进地掷球项目和举办世界锦标赛,很多人对此都感到疑惑和不解,但学院坚守特色并以实际行动实现了中国地掷球世锦赛金牌零的突破,浙江工贸职院地掷球队代表国家蝉联四届世锦赛冠军。学院认为,体育是一个包容性极大,可以给学生足够创意空间的领域,不同兴趣、不同专业的学生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乐趣与爱好。同时,体育运动强调的团结合作、坚忍不拔的精神是现代职业人必备的素质,体育运动更能生动地教育学生直面人生和事业。
  由此可见,无论是风险投资研究院还是地掷球项目,其教育意义均非同寻常,不仅有益于学生的成长成才,更有益于服务社会。这也正是学校的社会责任所在。(邱开金 作者系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高职教育研究所所长、教授)